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期货配资 查看内容

《红楼梦》鸳鸯:跟对了领导,才有权力说不!

2020-04-24| 发布者: 东营百科网| 查看: 135| 评论: 1|文章来源: 互联网

摘要: 前两件事的地位和意义自不容置疑,而这鸳鸯拒婚一节却也是不容忽视,甚至可以说颇具传奇性。咱们从鸳鸯的身......




















前两件事的地位和意义自不容置疑,而这鸳鸯拒婚一节却也是不容忽视,甚至可以说颇具传奇性。
咱们从鸳鸯的身份说起,鸳鸯是贾府的“家生女儿”,什么叫“家生女儿”呢?就是说她家世代都是贾府的家奴,父母留在老家为贾府看旧宅,哥哥嫂子在老太太跟前充任买办浆洗之职,鸳鸯一出生就决定了她必然是贾府奴才的命运,但鸳鸯却凭借着自己的聪明能干坐上了贾母身边第一丫鬟的交椅。
除了出身,曹公还借由邢夫人的眼睛,给她画了一幅人物肖像:“蜂腰削背,鸭蛋脸面,乌油头发,高高的鼻子,两边腮上微微的几点雀斑。”
按理说,一个出生低微的家养丫头,给主子做妾,那是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机会。虽说鸳鸯早已是贾母身边的第一红人,但主子和奴才到底是不能比的。前来劝诱的邢夫人就劝鸳鸯抓住这个机会:“你比不得外头新买的,你这一进去了,进门就开了脸,就封你姨娘,又体面,又尊贵……你知道我的性子又好,又不是那不容人的人。老爷待你们又好。过一年半载,生下个一男半女,你就和我并肩了。” 也就是说鸳鸯只要答应,进门就是姨娘,生下儿女就可以和太太等同地位。
鸳鸯的哥嫂亦是惊喜万分,甚至视为主子对自己的恩典,鸳鸯嫂子兴冲冲地去找鸳鸯, 口称“天大的喜事”。不只是鸳鸯的哥嫂,贾府上下,乃至整个社会风气,都认为给主子做妾是丫鬟们最好的出路:袭人的人生目标就是成为宝玉的姨娘,为了达成这一目的,袭人费尽心思,早与宝少爷“初试云雨情”了;在鸳鸯拒婚之前,平儿也早已听从王熙凤的安排,做了贾琏的妾,并且也抓住了能使自己坐稳妾的“一生的把柄”了;就连心比天高的晴雯也在临死前对宝玉吐露心声,“只说大家横竖在一处”,本以为自己一辈子跟定了宝玉的。
从当事的一方——她自己的言辞来看,她极端厌恶“小老婆”这一名词,极端厌恶做别人的小老婆。她讽刺平儿和袭人抱着“将来都是做姨娘的”幻想。当自己嫂子来道喜时,她更是不顾女儿家体面,给了嫂子一顿臭骂,粗鄙之语不绝于耳:
“你快夹着屄嘴离了这里,好多着呢!什么‘好话’!宋徽宗的鹰、赵子昂的马,都是好画儿。什么‘喜事’!状元痘儿灌的浆儿又满是喜事。怪道成日家羡慕人家女儿作了小老婆,一家子都仗着他横行霸道的,一家子都成了小老婆了!看的眼热了,也把我送在火坑里去。我若得脸呢,你们在外头横行霸道,自己就封自己是舅爷了。我若不得脸败了时,你们把忘八脖子一缩,生死由我。”
在鸳鸯的哥嫂看来,做贾赦妾是喜事,所谓“一人得道鸡犬升天” ,若鸳鸯得宠,他们亦能横行霸道,做那逍遥舅爷;若是鸳鸯失宠呢,尽管把鸳鸯丢开就是了,横竖都是不赔钱的买卖。他们可不管贾赦荒淫好色、喜新厌旧,只管把妹妹往火坑里推就对了。
鸳鸯却不愿成为男人玩弄、戏耍的对象,在她思想观念里,丧失尊严、丧失人生价值的婚姻是不值得去争取的。这样的婚嫁,对她没有任何价值可言。
“我这话告诉你,叫你女人向他说去,就说我的话:‘自古嫦娥爱少年‘,他必定是嫌我老了,大约他恋着少爷们,多半是看上了宝玉,只怕也有贾琏。”
不只是贾赦这样以为,就连本与鸳鸯拴在一条绳上的平儿、袭人也俱是同样的看法。她们不满是因为贾赦不顾自己老迈强娶,对这件事情本身是不反感的。所以她们先后拿鸳鸯开玩笑,平儿取笑鸳鸯说:“你只和老太太说,就说已经给了琏二爷了,大老爷就不好要了。”
袭人也拿鸳鸯开涮:“他两个都不愿意,我就和老太太说,叫老太太说把你已经许了宝玉了,大老爷也就死了心了。”
这两位贾府的大丫鬟,嘴上是这么说,心里也是这么想,行动亦证明了这一点。把她们二人的话与贾赦之言比较一下,就知她二人对婚姻、对自我命运、对女性价值的认识,与那糟老头子是别无二致的。
但这并不能怪平儿和鸳鸯见识短浅,在贾府这座腐朽的宅子里,摆在她们面前的不过四条路:
一条是做那“半个主子”;一条是配个奴才做那“正头夫妻”;一条是剪了头发当尼姑子去;最后一条即是寻死。
在所有人都对“半个主子”趋之若鹜时,鸳鸯却看出那是一条不归路,她冷冷地讽刺平儿与袭人道:“你们自为都有了结果了,将来都是做姨娘的。据我看,天下的事未必都遂心如意。你们且收着些儿,别忒乐过了头儿!”这句话预示了平儿和袭人的悲剧命运,也预示了贾府所有丫鬟的悲剧命运。
与她们相比,鸳鸯是一个真正思考过人生和命运的人,别说是贾赦的小老婆,就算是人人爱的宝玉,她也丝毫不屑:
“我是横了心得,当着众人在这里,我这一辈子莫说是‘宝玉’,便是‘宝金’‘宝银’‘宝天王’‘宝皇帝’,横竖不嫁人就完了!就是老太太逼着我,我一刀抹死了,也不能从命!若有造化,我死在老太太之先,若没造化,该讨吃的命,服侍老太太归了西,我也不跟着我老子娘哥哥去,我或是寻死,或是铰了头发当尼姑去!”
甚至对男性、对婚姻本身,都有种清醒自知的态度:“一辈子不嫁男人,又怎么样?乐得干净呢!”
这一番言论,是多少当代女性都比不上的。而鸳鸯作为一个封建女性,却能跳出封建思维、男权思想的束缚,争取自己婚姻的自由、争取自己命运的自由,不能不令人吃惊、赞叹!
然而就连鸳鸯也没能走出最终的命运悲剧,从某种程度来说,《红楼梦》就是一部由封建礼教导致的女性自我意识匮乏、自我生存价值观毁灭的悲剧。
不管是颇具反抗精神的鸳鸯、黛玉、尤三姐,还是逆来顺受的邢夫人、宝钗、尤二姐,她们各自的人生道路也许不同,但最后得到的结果却是同样的悲惨。这些女子的痛苦与不幸是千千万万中国传统女性的不幸,她们身上上演的悲剧也正在反复重演着。
最后用巴金先生在《家》中的一段令人振聋发聩的话结束吧:“难道因为几千年这路上就浸满了女人的血泪,所以现在和将来的女子还必须继续在那里断送她们的青春,流尽她们的眼泪,呕尽她们的心血吗?!”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(1)

Powered by 东营百科网 X3.2靖江股票开户  © 2015-2020 东营百科网版权所有